“男孩危机”是否真由女性教育优势凸显所致?

2021-04-21 11:38:12
别话题总是能在舆论场引发广泛关注。在相关的讨论中,“男孩危机”话题自10多年前进入舆论视野以来,一直经久不衰。一些学者提出,学业危机、心理危机、体质危机和社会危机共同催生了“男孩危机”,并认为“应试教育是男孩成长危机中最为凶猛的杀手”。

统计数据也表明,10余年来,中国女教育优势确实逐步显现。据教育部统计数据,女大学生的绝对数量在2009年已超过男,占比达50.48%。如果进一步考虑女大学生的招生录取比例与别比,实际上早在2005年中国便已进入女教育优势时代。而且在教育层次上,女教育也呈现“中专—大专—本科”的不断攀升趋势,显示了教育领域中女地位的日渐上升和男优势的逐步丧失。如此看来,“男孩危机”似乎成为一个得到数据和日常话语支持的事实。那么,女教育优势与“男孩危机”难道是一两面?换句话说,“男孩危机”是否真由女教育优势凸显所致?

教育优势出现的根本原因在于“男女等”宏观政策的推动,在这一政策的推动下,中国女得以获得等接受教育的权利。特别是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推行,新一代独生子女家庭、纯女户家庭大幅增加,男孩女孩被寄予同样的期望,两获得了家庭收入提高后同等的家庭支持的增量公,男女之间的教育不等大为改善。在机会均等的条件下,女的先发优势以及对考试制度的适应,或导致女在升学率方面存在优势,特别是经过中考和高考两道关卡的考验,女生教育优势明显增长。不过研究显示,高考的别分辨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也并非高校女生数量超过男生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欧美国家便出现高等教育女化,迄今已成为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高等教育中的普遍现象,全球高校女生的总量已经超过男生,只有在南亚、中东以及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女生仍处于劣势。这说明经济发展水较高的地区和国家,对应着更好的别教育等状况,身在其中的女亦具有更多接受高等教育机会,并证明着自身能力。我国高等教育机会的别变化也因经济发展水不同而呈现出城乡差异,农村女在高等教育机会获得上处于弱势地位。因此,应试教育不足以解释女教育优势现象,女教育优势是社会进步的体现,与“男孩危机”并无直接关系。

反而值得特别指出的是,女教育资本的积累并没有从根本上转变女在学术、就业、婚姻等诸多方面的弱势地位,也没有从根本上扭转社会结构别不等状况。学术上,虽然本科教育中女大学生数量多于男,但在高层次博士教育中女数量依然少于男,学术领域中的女科学家比例低,学术界尤其是理工科拥有高级职称的女少。在就业市场中,女仍处于弱势地位,不仅可选择的范围狭窄,而且在与同等条件的男竞争中也不太容易得到同等的就业机会。女的教育优势遭遇传统的“梯度”婚姻结构,反而催生了更多“剩女”。就业中的弱势地位及表现,又使得女经常在家庭决策中成为被牺牲的那个,更多的家庭主妇由此产生。

总而言之,女的社会弱势地位没有因其教育优势而得到根本的改变,更谈不上占据优势,两等程度虽在降低,但同时也变得更加隐蔽,弥散于社会与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日常话语和某些数据中,“女优势”与“男孩危机”被看成是同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这有碍于人们对等的客观认知。

促进女发展并不意味着削弱男发展,遏制女教育优势也绝不会推动“男孩危机”问题的解决,反之亦然。无论是男还是女都应获得充分、持续、健康的发展,都应被给予自由、充分而公的发展机会,推动教育向包容、和与等的方向发展,这或许是真正解决教育领域中等问题的有效途径。我们的终极目标始终是两的和谐共赢,唯有如此,我们的社会才能更加和谐,不断取得进步和发展。(作者:万江红,系华中农业大学文法学院教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