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扣扣:母亲被杀终身难忘,逃亡2天是想看烟花!后悔也没用了

2月15日,农历大年三十,除夕,发生在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14组的三人被杀害案引发广泛关注。

对话张扣扣:母亲被杀终身难忘,逃亡2天是想看烟花!后悔也没用了


△张扣扣 图据网络

据南郑区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南郑宣传通报,当天,该村居民张扣扣持刀将邻居王自新(男,71岁) 及其长子王校军(47岁)当场杀死,王自新三子王正军(39岁)被刺伤后抢救无效死亡。

2月17日,张扣扣投案自首。

对话张扣扣:母亲被杀终身难忘,逃亡2天是想看烟花!后悔也没用了

△张扣扣指认现场 图据网络

此后,22年前的一份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揭开了尘封已久的往事。当年,死者王正军正是此案的被告人。于是,围绕张扣扣作案动机争议持续刷爆网络。

2月23日,张扣扣的辩护律师殷清利在看守所会见了张扣扣。记者委托殷清利律师,对社会各界关注的问题,向张扣扣本人予以了提问。

对话张扣扣:母亲被杀终身难忘,逃亡2天是想看烟花!后悔也没用了

△南郑县看守所

首次会见律师

张扣扣数次掩面大哭

据殷清利律师介绍,这是张扣扣落网后,首次与律师见面。见面时间从2月23日上午9点持续到下午两点。

整整5个小时,张扣扣状态时好时坏,在谈及22年前妈妈“被去世”案件中的细节,他数度掩面大哭。

“对于作案的关键事实,根据办案规范及有利张扣扣本人辩护的角度,不便披露。”

记者从殷清利律师处获得了22年前的那份判决书,该判决书由南郑县人民法院出具,编号为“(1996)南刑初字第142号”。

对话张扣扣:母亲被杀终身难忘,逃亡2天是想看烟花!后悔也没用了

对话张扣扣:母亲被杀终身难忘,逃亡2天是想看烟花!后悔也没用了

对话张扣扣:母亲被杀终身难忘,逃亡2天是想看烟花!后悔也没用了

对话张扣扣:母亲被杀终身难忘,逃亡2天是想看烟花!后悔也没用了

对话张扣扣:母亲被杀终身难忘,逃亡2天是想看烟花!后悔也没用了

据判决书显示:

1996年8月27日晚7时许,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路过被告人王正军家门前时给王的二哥王富军脸上吐唾沫,引起争吵后被告人王正军闻讯赶到现场,也同汪秀萍争吵并撕打。

汪秀萍遂拿一节扁铁在被告人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王正军即捡一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棒,致汪倒地后于当晚10时许汪秀萍死亡。

法院认为,因王正军未满18周岁,且能坦白认罪,其父已代为支付死者丧葬费用,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起因上有一定的过错行为,应当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处罚。

法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王正军有期徒刑7年。

对话张扣扣:母亲被杀终身难忘,逃亡2天是想看烟花!后悔也没用了

△南郑县公安局

22年前记忆?

这个事情不可能忘

记者:1996年发生的事,是否还有印象?

张扣扣:终身难忘,这个事情是不可能忘记的。

记者:当时你才13岁,距今已过去22年。为什么“终身难忘”?

张扣扣:我当年确实只有13岁,但当时发生的事情对我刺激太大。我记得我妈被打倒后,我跪在地上,把她抱在怀里,我和姐姐都叫妈妈,后来我们拼命地叫,妈妈想说话又不能说,突然她想用劲时,她鼻子里、嘴里喷流出血来,我明显感觉到她喉咙处有血经过的声音,妈妈流着泪,就断气了。

记者:你的记忆中,当年事情起因是什么?

张扣扣:当时是还有一周要开学了,准备上铁峪中学初一(后来是五班),那天下午,我和妈妈、姐姐去村边的西干渠去洗脚,爸爸在家里喂猪,母猪刚下了小猪。

我妈先下来,我和姐姐隔着十几分钟的样子,当我俩回到王自新家附近路上时,我亲眼看到,我妈已经躺在地上,王家老二(王富军,外号团长)和老三(王正军)两人用膝盖压在我妈胸口上,我和姐姐一看都吓哭了,我俩马上回家找我爸,我爸正在喂猪。

我说“爸,人家快把我妈打死了,你还在家喂猪,你赶紧出去看看。”我爸就出去了,拉开还对躺在地上妈妈进行殴打的老二、老三。我爸就对他俩说“算了,算了”。

因为我们和王家原来关系很好,我和他俩都互相称对方的父亲叫“干爹”,我印象我们两家做过杀猪的买卖,后来我也不知道关系就不太好了。

我爸接着拉我妈回到我家门口,王自新又出来了,大声地说“打呀!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在场的人都能听到。

相关新闻:

当日新闻: